正宗傻白甜,不甜不要钱

每天都没有发现三日月在想自己⑵

凉子对于能追上三日月已然无望就唤来长谷部,成功地把刚换好出阵服的三日月拖到了审神者面前
        凉子看着眼前一脸无辜的三日月,喘着粗气“爷爷,我求您了…别闹了好吗,有什么事大家可以一起商量的。求求您老人家别这么无理取闹了好吗”
       “哈哈哈,小姑娘我这次可是很认真的哦^_^”
         那我还真是对不起您老人家了呢,实在是无法从这句话和你的表情中看出有多认真嘛=_=
         “嘛,主公你不理解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知道那件事情的不多,就连兄长们对此知道的不过也是一星半点,只留下我这个老人家独自一刃品味了,哈哈哈,甚好甚好呢……”
           三日月语毕不再有任何想要说的,只是跪坐在一旁,在长谷部看来三日月在说完后就在一旁整理刚刚被拖过来的时候弄乱的狩衣
         唯有三日月他自己知道,不起眼的动作下自己的手拽得有多紧
         “つま(妻)……”
         被三日月这句小声的念叨给会过神的凉子站起来,理下带有褶皱的裙子看到自家看板郎陷入回忆的样子叹口气
        “算了算了,真的是输给你了就算是为了资源远征的话,还是明天再去吧。对了,长谷部过来帮我整理资料吧”
         被无视许久的忠犬重回活力状态,分分钟来一场樱暴雪
        “好啦,事情完美(?)解决了,三日月你把出阵服换了吧马上就要吃晚饭了哦。”
         “哈哈哈,我知道了。”
————吃晚饭的时间到了—————

    处理完一天的事务,一脸虚脱样的凉子慢慢的把自己挪进天守阁,看见桌子上热气腾腾的咖喱饭旁边坐着小天狗看着咖喱饭发呆
    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今剑扭头看见是审神者,一个箭步冲上去朝她冲过去
    噗——
    “主公,我好想听到了什么声音……”
     那是我被你撞得吐了口老血的声音
     “哈,哈哈,可能是错觉吧,那有什么声音。”
       说不得啊……会被教做人的
         #向三条黑势力低头#
       “话说回来,今剑你对那个新实装的付丧神了解吗?”吃了没几口饭,凉子想起三日月之间对自己的提醒
        ‘对此兄长们知道的也不过是一星半点……’
        “咦——主公说的是那个叫做造化异轨的付丧神吗?”
        “恩。”
“并没有太多印象呢,不过啊,我记得她应该和三日月是很亲近的……咦?为什么我知道那家伙是女的?”
          凉子看着今剑念叨着有点魔怔的样子摸摸他的头,揽过他的肩膀说“没关系的哦,想不起就想不起来吧。吼啦现在今剑也该回去了哦,不然岩融他们可能会着急的哦。”
         今剑把头埋进审神者的肩膀,满不在乎的强词夺理
      “我可是小天狗哦,很厉害的。而且啊岩融他们可以过来找我的啊,只是对那个还在意啊……”小天狗以往的红眸颜色不复以往,整体的气质也不同于之前活泼得在哪都蹦蹦跳跳
       凉子轻轻拍着今剑的后背,感受到今剑整体气质的变化
        在锻刀今剑的时候,他时不时说有这自己身为大太刀的印象,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将今剑抱到三条组的部屋,自己捶捶肩回去睡觉了
—————————————————

     风声萧萧,竹香袭来。
     凉子的眼睛并没有因为这些奇怪的感觉而睁开,但眉头紧皱身体向左右来回翻转
      怎么回事,感觉身体很不对劲,为什么会有竹子的清香,这里……是哪?
       ???!!!!!!
       等等,这里好像不是天守阁这里到底是……?
       “哈哈哈,小姑娘,这里是老爷爷我的梦境哦。”
         “梦境,你的?”
         “恩恩,我的梦境哦,这是一个每天晚上都伴随着我的梦境,这里的一切都会让你明白你想知道的一切。”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哈哈哈,看来小姑娘还没反应过来呢,甚好甚好。”三日月带有新月的双眸带上一丝戏谑
         这句话婶婶我听懂了哦,心机老刀三日月
        #这年头的老刀都是白切黑,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818那些年的心机老刀#
       “哦呀,看来主公在想很多东西呢,能不能让我这个老爷爷知道一些呢^_^”
        冷汗上身“嘛也没什么就是很好奇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实话实说的话会被整的吧,绝对会被整的,恩恩
        眯眯眼的三日月什么的
       呵,男刃
         “很快,主公便会知晓的,姑且当做一场戏来看待吧,作为一位合格的旁观者…”
         凉子撇过头嘀咕着,却也不忘环顾四周,身后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面前则是大海。
        远方有船来
        近处有声传
       她微抬头,三日月的视线并不在自己身上,松了一口气却又很快提起来
       极具神性的刀剑不知何时染上了人性,新月的眼睛里透露着只有自己才懂的感情,露出是笑非笑的样子,嘴里喃喃:
       “竹影月下,第一幕,开始了……”
        

评论

热度(5)